当前位置:主页 > 起名案例 > 男宝宝起名 >

无形之“河”如何在“看不见”的地方投入

来自:宝宝起名网  发布时间:2021-02-23    浏览 : 次   标签:何在缪双大无形不见

 

吉利凭借在研发、知识产权、人才等“看不见”的地方投入,练就一流竞争力缪双大。受访者供图

无形之“河”如何在“看不见”的地方投入

9月17日,在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吉利汽车”)正式递交招股书16天后,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了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的首轮问询函回复缪双大。其中提到,吉利汽车已掌握多项自主核心技术,在油电混动技术、纯电动技术、燃料电池及甲醇燃料等领域重点布局。1天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宣布,吉利汽车将于9月28日首发上会。

吉利汽车正高速朝着科创板整车第一股冲刺缪双大。此时,距李书福造出第一款汽车“吉利豪情”已过去22年。这期间,李书福靠着最初造摩托车发家的经验,从一个乡镇企业家,一路闯荡成为中国汽车界的风云人物。

从造摩托到造汽车,李书福和吉利的传奇故事广为人知,但背后的投入却易被忽视。在吉利的成长中,其在研发、知识产权、人才、文化等“看不见”的地方,都表现出了极强的布局前瞻性和投资魄力。上世纪90年代,李书福的造车启动资金不过1亿元左右。但近3年半,吉利汽车仅研发费用就累计超82亿元。去年,吉利控股集团研发投入207亿元,占销售总收入的6.3%,比肩全球汽车龙头企业。这些投入为企业的盈利增长和价值创造,筑就了无形的护城河。

吉利的故事使人联想到佛山。本世纪初,佛山曾是国内重要的摩托车生产基地,整车年产量占全国1/10。然而十多年过去,摩托车产业在逐渐消失,更没有为佛山诞生一家像吉利汽车这样的本土汽车企业。不仅是汽车,佛山还曾错失将电子信息、互联网等产业做大做强的有利时机。

从别人的成功经验出发看佛山,这一切是否因为过于习惯“眼见为实”的佛山制造,在“看不见”的地方投入还不够?

撰文:吴欣宁 林东云 统筹:叶洁纯

被错过的机会

佛山的电子信息产业几乎与北京中关村同时起步。这一点,如今已少有人知道。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崛起了“电子一条街”,这就是日后赫赫有名、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心脏”的中关村。当时,这条街上唯一的一家外来企业是北京星河总公司。这个老牌国企在上世纪就研制出了世界首台中文声控打字机。而其创建者之一,正是佛山市无线电八厂。

著名的无线电八厂,是佛山上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明星企业之一。1981年,东风半导体器件厂更名为佛山市无线电八厂。经历改革大潮,佛山市无线电八厂将自己定位为研制、生产电子整机产品的企业,并开启佛山电子产业。

在此定位下,佛山市无线电八厂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就从西安交大、上海交大等高校吸引了30多名教授,并从全国引进了600多名大中专毕业生,创造了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历史。在大批优秀人才的带领下,佛山市无线电八厂生产出了轰动全国的“星河牌”音响。这一组合音响甚至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前苏联领导人。

佛山市无线电八厂为佛山电子信息产业奠定了很好的发展基础。此后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佛山的信息化建设一度领先全国。其中,南海在1996年开通因特网接入节点,成为全国县级市中的第一个。佛山市无线电八厂也成为日后佛山乃至国内电子信息、家电等行业的黄埔军校。

但随着管理制度落后等种种原因,无线电八厂日后逐渐式微,直到淡出人们视野。佛山电子信息产业也不复往日辉煌。在本世纪初和2008年前后的两拨互联网浪潮中,佛山更是未能抓住电子信息和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历史机遇。业内一度传言,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来佛山寻找投资,但最终未能成功。不管传言真假,佛山错失了电子信息和互联网产业做大做强的有利时机,却是事实。

被佛山错过的,不仅是电子信息和互联网产业。

不久前,一则消息令人唏嘘:曾经叱咤风云的摩托车企业重庆力帆,如今濒临破产。

提到力帆,就不得不提另一家企业——吉利。上世纪90年代,力帆和吉利被称为国内摩托车品牌的佼佼者。但是两家企业日后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造出了吉利摩托车的李书福,靠着经验累积和1亿元的启动资金,千辛万苦拿到造车证,最终造出了吉利汽车,成就民企造车传奇。在一路奋斗下,吉利更是从中国最便宜的车逐渐升级为精品车,并向着智能电动出行科技公司迈进。而曾与吉利并行的力帆,则惨淡收场。

巧合的是,力帆与佛山也颇有渊源。2007年,力帆旗下公司与佛山博誉机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署技术合作协议,共同生产采用世界先进赛车技术的摩托车,力图使之成为国内打入国外摩托车市场的第一款中高档摩托车。当时,佛山在全国摩托车产业的版图不可小觑。本世纪初,佛山年产整车约140万辆,占全国年产量的1/10。

然而,摩托车产业在佛山同样没有逃过衰退的命运。其不仅在如今变得隐形,更没能像吉利那样积累相关资源和经验,孵化出本土汽车制造企业。

为何佛山会错过这些产业机会?有业内人士曾分析过,这或许和过于眼见为实的佛山制造不敢在“看不见”的地方投入有关。

“没用”的文化?

“看不见”的一项重要投入,是在一些企业看来“没用”的文化建设上。跳出佛山放眼全国会发现,能抓住机会成就大业的企业,往往在企业文化上有高度的竞争力。

方太的成功,就和文化所赋予的信念和实力息息相关。

上世纪90年代,茅忠群被父亲叫回家接班。但他却另立门户,创立了日后中国厨电行业的龙头企业方太。按照茅忠群的说法,他在方太创立之初从父亲那里继承的最为重要的经验,就是文化建设。上世纪90年代末,他就把党建和大奖赛文化做得大受欢迎。

2004年起,茅忠群先后在北大、清华等知名学府读了几十门国学课程。他发现,中国企业大多学习西方管理,西学为用,传统文化在企业中的推行还十分稀少。即使推行,企业也只是纯粹宣扬传统文化,跟西方管理的融合度并不高。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日本式管理恰恰将本土文化跟西方管理做了很好结合。

受此启发,茅忠群开启了一场文化融合试验。他花了10年时间,将中华文化导入企业的方方面面,把中华文化跟西方管理打通成为一个完整的管理系统、文化系统。在此基础上,方太逐步形成了心本经营、以道御术、德法管理等10条中西合璧的管理基本法则。

这些管理法则并非只是口号,而是通过制度落地在企业中。

中华文化的一个内涵,是讲关爱感化、人文关怀。而方太内部的很多细节,都洋溢着这种关怀。方太实行“全员身股制”,这个股权激励制在乔家大院时就出现了,类似现在的干股。在方太工作年满2年以上的员工,可以根据不同的岗位和绩效拿到“身股”。方太的“身股制”并非只给核心高管,而是覆盖大多数员工。

方太在文化领域的持续投入,塑造了企业的愿景和员工的高视野。而这也让其产品从研发设计开始就具备了“想到了造”的特质,以强的科技能力和美的设计能力造出别人“意想不到”的东西。

在茅忠群看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是仁爱之心,而这正是方太创新的最大源泉。因为对顾客的仁爱,才能激发对创新与品质的敬畏。方太的“不跑烟”油烟机正是这样一个产物。

2010年,中央电视台有一则报道:厨房油烟加剧家庭主妇的肺癌风险。当时看到报道的茅忠群第一反应是惭愧,因为方太就是吸油烟机生产商,却没解决好这个问题。为找到问题根源,茅忠群立刻调研,他发现研发部开发产品时往往关注一些指标,比如说风量、风压,但这些指标和消费者健康之间没有必然关系。

于是,方太及时调整研发,不以指标为目的,而是以“不跑烟”为目标。经过三年时间的开发,研发人员在实验中炒了将近1000斤辣椒,直到闻不到辣椒味,最终推出了“不跑烟”的“风魔方”。产品上市不到3个月,就拿下全国畅销冠军。方太更是国内首个将工业设计应用于油烟机开发的企业。其产品设计甚至让一向注重产品审美的日本企业惊叹。

很多人都惊讶,方太为何能定价这么贵,销量还这么高。这背后,强劲的企业文化,赋予了方太强大的信念,让其能抓住别人抓不到的机会。“要以强烈的文化自信,以中华优秀文化为源泉,推动中国企业提质升级,为中国梦实现做出应有的贡献。”茅忠群说。

被忽视的“护城河”

企业另一项“看不见”的资产,是专利等知识产权。对研发与知识产权的投入,是企业征战市场无形的“护城河”。但这种投资与前瞻布局,往往容易被习惯眼见为实、只关注损益表的企业所忽视。

9月初,吉利汽车的上市申请获得上交所科创板受理。根据招股书,吉利拟融资200亿元,投向新车型产品研发、前瞻技术研发、产业收购等项目。而在此后上交所披露的吉利汽车科创板上市的首轮问询函回复中,吉利表示公司拥有大量专利并列举了其在动力总成、车联网等方面的特有技术。

22年前,吉利创始人李书福靠模仿造出第一款汽车“吉利豪情”,又靠着超低的价格在汽车市场上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22年后,吉利早已摆脱了低端发展模式,将知识资产这张王牌攥紧在手中,成长为拥有核心技术的中国自主汽车品牌领军企业。

这背后,吉利到底投入了什么?

从2007年开始,吉利就开始战略转型,从打价格战走向打技术战。农民出身的李书福不惜花重金,在2010年推动吉利收购瑞典豪华汽车品牌沃尔沃汽车,以投资换技术。

为了进一步打造技术竞争力,吉利更是建立起了覆盖全球的庞大研发体系。在瑞典哥德堡,它设立了欧洲研发中心。在上海、杭州、宁波等地,吉利也建有工程研发中心和造型设计中心,包含了整车研究、动力总成研究、新能源汽车研发等。吉利汽车拥有32项核心技术和9332项授权专利,在业内领先。而这一切,都是真金白银所造就的。

数据显示,近十年吉利控股集团研发投入累计超1000亿元,2019年吉利控股集团研发投入207亿元,占销售总收入的比例为6.3%。这一比例与国际大型汽车集团基本一致。这种创新投入的魄力,对于一家中国民企来说实属难得。

“企业要闯出一条路,必须创新。而创新,最重要是投入管理。”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说,企业要成功,一定要有一个资金流流向创新,没钱也要“挤”出钱搞研发。

吉利总部杭州200公里外的江阴,双良集团对科研创新与知识资产的追求,则可用“不惜代价”来形容。

双良是国内节能设备龙头供应商,造出了中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溴化锂制冷机。上世纪90年代一段“砸”机器的故事,曾让双良“舍得创新”的名声响亮在外。

彼时,溴化锂制冷机应用的不少是老技术,其中之一就是溶液沸腾后以喷淋的形式喷到铜管上。但溶液喷淋容易堵,减少溶液量,让冷量受影响,进而影响机器运行。于是,双良的工程师将喷淋改成了固液版式,优化设备运行效果。设备交货在即,双良创始人缪双大却决定,将已经生产出的价值千万元的传统溴冷机全部推翻,按照新工艺重新造出新机器。

“这在当时是不得了的事情。其实按照所签合同,旧设备也可以卖,但是双良就是认为,给客户的一定是新技术。正是这种对新技术的执着,让我们有了今天客户和市场的认可。”双良集团总裁马培林说。

这种“创新与知识高于一切”的理念,其实在双良一直有迹可循。

十多年前,缪双大就提出过一条政策:科研经费优先于生产流动资金。在缪双大的坚持下,技术研发实验需要多少钱,双良就给多少资金,不用做预算,也不用打报告。失败不追究,成功就重奖。按照马培林的说法,对于技术人员,必须鼓励创新,企业不怕你失败。在双良内部,这一政策更是沿用至今。

守住“稀缺”

人才投资,尤其是对高科技人才和高技能人才的投入,同样是企业的“隐形竞争力”。有业内人士忆及佛山与电子信息产业的失之交臂,直言这是因为佛山没有形成创新土壤。而这种“土壤”缺失最重要的表现,就是缺少人才。

高科技人才和高技能人才是“稀缺资源”。不少产业崛起的背后,都少不了在守住这一“稀缺资源”上的成功。

湖南长沙,国内装备制造业前沿地带,楚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楚天科技”)开启了一场对标世界的工匠培育赛。

从长沙郊区破旧牛棚起步的楚天科技,是世界医药装备龙头企业,产品销往全球近40个国家。唐岳将楚天科技的成功经验,归功于熟练工人对于高品质的保驾护航。而熟练工人不是从天而降的,必须付出时间精力去培养和激励。

2011年,楚天科技提出建设工匠文化、打造工匠队伍,并且从管理到薪酬向“工匠”倾斜。2015年,楚天科技实行股权激励,435名股权激励对象中,一线岗位员工占比超过六成,技术工人占比达31%。

将育才门槛提高,唐岳更是对标全球技能人才高地德国,打造熟练工队伍。自并购世界级医药装备企业——德国Romaco集团后,楚天科技一直源源不断地把一线员工送往有着140多年历史的Romaco集团进行培训。据统计,50多名一线蓝领工人先后被派到德国开展为期数月的培训。

而在今日的佛山,“人才意识”早已觉醒。对高技能人才培育的重视与投入,也早已今非昔比。

在同为装备制造业高地的顺德,机器人界新秀——广东嘉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下称“嘉腾机器人”)斥资1000万元,打造了自己的“工匠计划”。

近年来,在频繁接触德国企业的过程中,嘉腾机器人创始人陈友发现,德国工厂内许多员工的平均工龄高达20多年。很多德国工程师在交流中反复告诉陈友,一定要用熟练工,这样才能确保质量。

这个结论在嘉腾机器人的一场对熟练工重要性测试中得到验证。公司把一名中专学历、拥有四年工龄的高级技工,和一名刚毕业的应届本科生作为测试对象,把一张存在故障的电路图同时发给他们。高级技工仅用一分钟就找出了故障所在,而本科生用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出来。

这样的结果令陈友大为触动。也基于此,嘉腾机器人推出“工匠计划”,计划用3年的时间,培养出300名至少具有3年工作经验的熟练工。如今,嘉腾的人才累计为华为、奔驰等世界500强客户解决了逾千个问题。

距离嘉腾机器人10公里的顺德杏坛新涌工业区,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冠薄膜”)则在人才团队内部,启动了一场科学精神与工匠精神融合的试验。

近年来,德冠薄膜让经验丰富的一线技术工匠与博士等高学历人才组成“创新铁三角”,共同解决研发生产中遇到的问题,构建稳定高效的创新体系。

具体来说,在研发创新中,德冠薄膜经常会把“开得动机器”的经验丰富的一线技术工匠与“看得懂论文”的博士等高学历人才凑在一起,组成一个项目组。对于这类项目组,公司提供时间、经费和最终的KPI,对具体过程不进行干预。

博士和工匠的“同盟”模式,带来了双向的成长。博士成为既有理论知识又有丰富实践经验的“新博士”。工匠则成长为视野和创新思维均大幅提升的“新工匠”。这批“创新铁三角”持续对处于不同生命周期的产品进行研究开发,使对手跟不上德冠的节奏。目前,德冠薄膜是国内BOPP(双向拉伸聚丙烯薄膜)行业的“隐形冠军”。疫情之下,企业一直处于高速稳定生产,实现逆势增长。

佛 山 观 点

企业文化越来越重要,我觉得是企业组织能力的必要条件。有企业文化,才能称之为团队,它解决了团队间的信任问题。价值观是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拥有相同的价值观,大家才可以“背靠背”,相互信任。我们公司的价值观是可以为了长期的利益,放弃短期的小部分的利益。如果公司内部没有形成相同的价值观,不排除有人会为了蝇头小利做出损害长期利益的事情。所以现在我们招人的时候,也会注意看,这个人是不是拥有相同的价值观。

另外,做企业文化一定要以双赢为目标。有的公司把企业文化做成条规挂在墙上,把它变成家文化,要求员工按照规则做,我觉得这就变成了一种剥削员工的行为。企业文化一定要双赢,要真为员工着想,让员工觉得有所得,他们才会持之以恒地去做一件事情。

——日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许腾徽

企业文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可以轻易学到或者移花接木形成的。企业文化很重要,企业不管做什么,一定要有文化,只有文化才能推动企业走得更远。企业文化是整个团队的核心,只有大家拧成一股绳,有相同的信仰,企业才能向前。同时,做企业文化要有自己的一套,不能生搬硬套,也不是天天喊口号就行,要基于我们企业、产品本身,去提炼。

——佛山市安东尼针织有限公司总裁刘必胜

方太集团的企业文化建设非常厉害。其实,文化或者信仰,从古到今都是一种对群体的管理手段。我们所看到的企业,也是用文化作为一种辅助手段去管理企业,方太集团是做得非常好的企业,老板的功力非常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他能够带领1万多名员工去做这个事,而且做得有声有色。这里面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

企业没文化很难做大,很难带领一群人做事。我们公司也在做文化,大概七八年前,公司40余名高管人员专门请了辅导老师,总结我们的价值观、使命、愿景等。企业要根据自己实质需求去制定相应的文化,要基于对企业管理提升来考虑。我们目前还没有做得很系统,但是方太集团那样的企业文化水平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蒙娜丽莎集团总裁萧礼标

在线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