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生辰八字起名 >

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定名为,SARS-CoV-《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命名为SARS-CoV-2

来自: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定名为,SARS-CoV-    发布时间:2020-02-14    浏览 : 次   标签:

 

(原标题:《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定名为SARS-CoV-2)

澎湃新闻记者 张唯

当地时间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做事谭德塞在瑞士日内瓦公布颁发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肺炎定名为“COVID-19”。COVID-19是对疾病的定名,而不是指向引发疾病的病毒(virus)。病毒有一个姑且的名字——2019-nCoV,表白它是2019年呈现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但就在世界卫生组织总做事谭德塞结束新闻颁布会之前,卖力分类和定名病毒的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对疾病的病原体(pathogen)也进行了定名。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在预印本论文平台BioRxiv颁布一篇论文,指出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已经决定,新型冠状病毒(virus)是导致2002-2003年发作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的变种。因此,将新病原体定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号(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或SARS-CoV-2。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尽管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将病毒定名为SARS-CoV-2,但该研究小组主席John Ziebuhr认为这个名字(SARS-CoV-2)和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也称非典范肺炎)没有联系关系。(There is no link between the name and the disease SARS)

世卫组织不满,定名误解孕育产生

《科学》: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新冠定名为SARS-CoV-2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颁发将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的肺炎定名为“COVID-19”

据《科学》网站报道,世界卫生组织不对劲SARS-CoV-2这个名字,而且不筹算采用此名称。

世卫组织发言人在给《科学》网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从危害流传的角度来看,使用SARS这个名字可能会在造成不须要的恐惧方面给一些人群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出格是在2003年受SARS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亚洲。”。“出于这个原因和其他原因,在大众流传中,WHO会将病毒称作‘引发COVID-19的病毒’(the virus responsible for COVID-19)或‘COVID-19病毒’(the COVID-19 virus),但这两个名称都不筹算作为(CSG研究小组选择的)病毒官方名称的替代品”。

对付病毒和疾病名称的误解很快孕育产生。

一位听了世界卫生组织总做事谭德塞新闻颁布会的记者在推特上发文称,“病毒终于有了一个名字,COVID-19”,他在不久后将这个错误的表述纠正。

《科学》网站称,“尽管在日益扩大的大众卫生危机中,定名是一个小问题,但即使是一些病毒学家也被这看似矛盾的声明吓了一跳”。

荷兰伊拉斯谟医学中心的Marion Koopmans在推特上写道:“好吧,一天之内,同一病毒有了两个名字”,“听起来有些人需要见面解决问题。”

莱顿大学病毒学家Alexander Gorbalenya则说,“我同意这有点令人猜疑”,“解释很庞大,有些人可能没有足够的耐心。”Gorbalenya是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构成员,也是BioXIV那篇为病毒定名手稿的第一作者。

两种差异的定名原则

这种定名之间的差别来自世卫组织和CSG所遵循的完全差异的路线。

世卫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对《科学》网站暗示,世卫组织的专家没有与中国官员磋商,定名该病遵循了一些广泛接受的原则。例如,疾病名称不能指人、人群或地舆位置,这可能造成臭名化;也不应该包罗动物名称,可能孕育产生误导,因为一些动物病毒跨越物种,成为人类病原体,正如SARS-CoV-2所做的那样。世卫组织选择的名字“COVID-19”是2019年冠状病毒病的简称。(该病毒传染造成的的第一例已知肺炎病例产生在中国武汉,时间是2019年12月)这个名字不会冲犯任何人,而且如果其他冠状病毒在未来几年从动物熏染到人类身上,可以循环使用这个名字。

世界卫生组织在社交媒体解释定名理由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主席、德国吉森大学病毒学家John Ziebuhr则暗示,对付病毒的定名,CSG采纳了科学的要领。按照比来的基因组测序,这种新病毒与引起2002-2003年SARS疫情的病毒属于同一个种(same species),叫做“SARS相关冠状病毒”种(SARS-related coronavirus)。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在其官网解释病毒定名理由

另一位CSG的成员、乌得勒支大学的Raoul de Groot增补解释,“种”(species)在病毒中很难界说,因为病毒的基因组一直在变革, 周易起名,但是Gorbalenya的团队已经为冠状病毒设计了一个这样的系统, 小孩取名,在2012年的两篇论文中都有描述,这是被广泛接受的。

John Ziebuhr说,这种病毒对世界上其他人来说可能是别致的,但对病毒分类学者而言并非如此,因而将其定名为SARS-CoV-2。

在线起名